(现)实主义题材 男性角色为(何)成为“(工)(具)人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401

男人吃什么东西最补肾—V徽.X信—【6695.4348】无.效.果.全.额.退.款】【诚.信.第.一】【顺.丰.快.递】【诚.信.保.密】√√ (现)实主义题材 男性角色为(何)成为“(工)(具)人”

  文(化)(观)察 (现)实主义题材 (男)(性)(角)(色)为何成为“工(具)人”

  (当)代(现)(实)主义剧“(病)”了么?

  《二十不(惑)》《三(十)而已》《(白)色月(光)》等现实题材剧(集)不久前成为大(街)小(巷)讨论(的)热(点)。当观(众)沉(浸)在剧(情)(跌)(宕)起伏和(女)主内心成长的(同)时,却忽略了(一)个问题——已经(鲜)(少)看到立(体)的(男)(性)角色了。“(霸)(道)总(裁)”“男友力”“(渣)”(等)(几)个简单的词,就(能)概括当代现实主义剧集(中)的男性。在很(多)剧(里),(男)性(角)色已经纸片化,要么是被网(友)(嘲)(笑)唾(弃)的靶子,要么就(是)阻碍女性独立的障碍。

  (当)代现(实)主义剧“病”了(么)?

  (许)放(炮)、梁(海)王、陈养(鱼),一部《三十而已》批量为(我)们贡(献)了多个只为推(动)(剧)情而(存)在的工具人。更不要提《白色月光》男主(陈)(鑫),《幸福(还)会来(敲)(门)》黄自立,变(成)了让(人)“(一)言(难)(尽)”的男主(角),对比《(都)挺好》中,“作(妖)不停”“(集)所有(中)(国)老人(缺)点于一(身)”的(苏)大强,仿佛当代剧(中)的(男)性(角)色(存)(在)的唯(一)(意)(义)只为推动剧情。而这(种)角色也被网(友)戏称为“工具人”。

  工具人,最初诞生在男女情(感)关系中,指如同(工)具一(般)被使唤(的)(那)(一)方。(后)来被(衍)(生)到(各)个领(域),在影视剧(作)中,(特)(指)剧本作者对某个角(色)(的)(塑)造不足,(显)得这个角色的表现对剧(情)的意义不大,或(只)是为了推(动)其他重要的剧情。

  当代现实主义剧作并非一直有此诟(病)。(男)性的单一标签化的趋势也只(是)近(几)年才凸显出来的(问)题。(几)十年(前)的(电)(视)剧《(北)京人在纽约》中,姜(文)(饰)(演)(的)(王)起明将角(色)的疼痛、(无)(助)(与)彷徨(演)绎(得)淋漓尽致,(一)(个)(复)杂的“社会(人)”(跃)然荧幕。2017年《人民(的)名义》中侯(亮)(平)、丁义珍、李(达)康(等)角色组成(了)一幅波(澜)壮阔的男性群像(图)。哪怕反映都市家庭的《少年派》,也贡献了多种男性父亲角色。(而)2019(年)以来,由于市场风向和观众取向(的)变化,导致(很)多题材(内)容为取悦观众(而)刻意(处)理了男性角色。

  这(种)感觉(颇)似读者看(金)(庸)书时的感觉——(金)庸的(书)哪哪(儿)(都)(好),就是(女)主的形象都太(工)(具)人(了),完全是为了(满)足男性想象。即使聪明伶(俐)如黄蓉,也摆(脱)不(了)在(家)(从)父,出嫁从夫的束缚,所(有)的灵动都(来)自不合世俗的(父)亲东邪,而(嫁)给迂腐的郭靖(之)后,就(变)成了神雕侠侣中面目(可)憎(的)中(年)女人(了)。

  时(代)不同了,男(女)对换了,但是(本)(质)还是一(样)(的)。

  (女)(性)意识崛起和社会经济(天)(枰)的倾斜(是)重要原因。随着时代发(展)以及“(她)(经)济”的(到)来,80%(的)影视剧(早)已不再以男(性)为主要受众,女(性)角色开(始)成为(故)事叙事重(心)。(在)女(性)角色逐渐丰满的(同)时,却带来了无(法)克服的问题——男性(角)色被(沦)为工具人,人设却越来越趋同。(成)(熟)、多(金)、痴情、霸气、可爱、帅气、技能满(点)、有(担)当,等等,具备越多(以)(上)(优)点,就越(可)能(得)到观众喜欢。霸道(总)(裁)、(完)(美)男神、暖心忠(犬)(男)、小(奶)狗等等各(类)(人)(设)男主竞相角(逐)“(限)定男(友)”的头衔。“单调”这(个)在女性(人)(设)里被疯狂(吐)槽的词,在男(主)(人)设这里却很受(欢)迎。

  (而)且,人设单一的男主(角)色更容易爆红。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中, “脾(气)(不)好、爱臭(脸),一心扑(在)(工)(作)上,没有时(间)约会”的(韩)商言成为国民“男友”。(万)年冰(山)融化的戏(码),真(是)亘古不变的少女心收割机。扮(演)(者)李现也因(为)这份冷峻火速(成)为(万)千少(女)(心)中的“现男友”。

  在(甜)(宠)(剧)(尝)(到)了甜(头)之后,类似(的)(的)角(色)架构就被挪用在了(现)实主义题材中。《三十(而)已》将这种作(用)(发)(挥)到了极(致)。当出(轨)还业务无能的(许)幻山成为全民(公)敌(的)时候,巨大(的)流(量)和一路飙(升)(的)口碑也涌向了播放平台。对于流(量)即金(钱)的互联(网)(时)(代),内容只(要)贴近女(性)观(众)的喜(爱),就(能)带来资(本)价值。(这)种情况下,多安排(几)个(男)性“工具(人)”(角)色来磨练女(主),更容(易)(引)起(共)鸣。

  与(男)权统(治)(下)(的)社(会),女性要(求)反(抗)一(样),女权过度的影视(剧),(也)(为)(我)们(塑)造(了)一个又一(个)看(似)对女性更美好,实则(也)是一种反向束(缚)创作的样板。(在)本应该照亮社会(现)实的当代作品中,(观)众更希望看到生(活)的写照,并从(中)吸取经验以及(进)行情(感)依托。这(如)果仅仅是为了响应女(性)而进行创作,(往)往(会)出现很多问题。

  作(为)社会参与者,(我)们需要的(和)期盼的,最终是一个(更)(加)多元包容的(社)(会),以及更加多元立体(的)影(视)人物形象,而不是(刻)板印象和(工)(具)人人设(标)签。

  刘晶 (来)(源):中国青(年)报

【编辑:(苏)亦瑜】

【编辑:火麻仁瘦肉汤网】